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千岁之森

千山覆尽故城雪,岁落何处如君前.

 
 
 

日志

 
 

2012.混乱沉浮。  

2013-01-10 21:02:12|  分类: 窘呆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看了一个老友的日志。看得差点在办公室哭出来。

总结了半天,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那就一如既往地,用比喻体吧。

“一个好的治疗,总是踩着队友的尸体练过来的。”

^-^|||其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实在是没什么开玩笑的心情。应该说,挺内疚的。

 

随着日前的一个短信,我在2012持续整年的一出闹剧终于结束了。

年末曾看到一条微博,让你用三个词形容自己的2012,我写了半天,却没有点发送。答案大概是:混乱;沉浮;改变。

心是乱的,交际圈子是乱的,生活是乱的。而不论是学业、工作、还是COSPLAY,都是几番沉浮,几乎让我数次只觉难以掌舵。至于改变,的确因为一些事,改变了我本身已计划好的四年轨迹。

在我毕业之前,完全没有意识到毕业时的痛苦和困惑。或许因为当时身上积攒了太多人情的压力,又或许在今年的三月到六七月份我全家都像是受到诅咒一般诸事不顺,对于我这从小极少有过[现实压力]的新手来说,大概是有那么一点不堪重负了。有那么两个月,整个世界都充满了负能量,在我需要阳光的时候,总有人讥笑我的单纯和愚蠢,质疑我的天真和三观。以至于一直以来以“强韧”自居的我,也在关键时刻彻底崩溃了一次。

不过还好,大概就像游戏重启一样,在我掉线的那么一段时间里,还有队友在。现在想想真是庆幸,如果没有他们,或许我的四年将会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落幕。

在我战复之后,一如既往地,做完了那些应当做的事。但是心境却是有不同。

我那时候才头一次发觉,前些年凭着一股冲劲、雄心热血、拼尽全力才能完成的事情,现在突然能以一种按部就班的状态就完成了。其实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嘲笑了自己很久,甚至有那么一点自暴自弃,像长在石头里的黑色的松树,这种矛盾的感受大概没人能理解吧。

很多事情,都要归功于一起下本的队友们,副本难度不便,在我降低了HPS之后,相当于T要开更多的技能保不死,DPS们要打出更高的伤害来保证进度。看到大家前所未有的给力局面,作为三年前开团喊组的人,的确还蛮开心、蛮欣慰的。

 

再到后来,有那些多多少少的事情,会让我有种莫名的落单感。

是我跑的太快太远。我懂。

一直以来我都不会停下脚步,我只会奋力追逐那些很远很高的东西。这一点,大概是升蝎的特质,对于自己的目标,总是那么顽固而执着。就像打副本,我总想着“想办法自己先掌握打法,以后就能带朋友来”、“绝不做拖后腿”,但到最后拿着一身极品回头时,却发现我那些身旁的队友早已不见……然而我依旧死不回头地继续往前冲,因为目标变得更远,而我停不下来。

有一种鸟,她们没有脚,一生只能在天上飞,唯一一次的落地,就是她们死去的时候。大概生来就是这种鸟。当我停驻的时候,大概就是心死的时候。所以我真的不想停下来。在2012年中的那一段时间,或许就是这几年来最疲惫不堪的一段日子。身体和健康都在拼命走下坡路,而看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都觉得疲惫不堪。虽说在外面还能当没事人一样照常笑、照常玩,但是心却像死水一样,石头都打不出波澜。

给自己送俩字:活该。

曾经有师妹偷偷说,觉得害怕我。我当时就挺不可思议的,为啥会怕我?而后来她们形成了新的小团体,做她们更喜欢的轻松愉快的事。

曾经有同伴经常去出外景,互相找摄影找STAFF,但是他们都不叫我。有一天我忍不住问她们为什么,她们说:觉得你太忙,不好意思找你。我就愣了一下,只得笑过。而后来,就像预料中的那样,一直到我离开,那些没完成的作品和计划,还是没完成。虽然其实我衣服都做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只差出去拍了。我总是太忙。

 

 

回到深圳,或许是一种解脱。

前两年一直都执着于在北京的发展,甚至还幻想着带着那些人造一艘通往奇迹之海的贼船,但真的到毕业的时候才发现,身边的人都要走了。比你小的已经形成了新的小圈子做他们自己喜欢的事,和你一样大的都通往了不同的方向离开了北京,而那些比你大的总有更多的苦衷和压力。而更多的则是意识到,我此时根本没有这种力量,为那么多人的人生负责。

那时候我就在想,其实,我的存在,对某些人来说大概是一种负累。

我的梦想,不能用大家的人生做赌注。

虽然我最后就像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离开,但至少到今天写下这段字的时候,我都没有为这个决定后悔过。离开后,还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大大小小的影响,公司和江湖上这样那样的风波……但作为一个离去的人,却真的觉得,2012年的年末,真的给了许多人解脱。

前些天看了小纸的绘本,讲了一只毛毛虫和'过去'的故事。有些解脱,并不是一开始就心甘情愿的。但当新的希望出现在面前时,却觉得心胸开阔了不少。

 

而这个蜕皮的过程,就是开头说的:我作为一个治疗,踩在队友尸体上的过程。

手法差。太迟钝。常走神。不懂驱散。不懂预判。猪一样的队友。

如今经历了2012年的各种变故,或许手法要比几个月前犀利了不少,至少在察言观色方面有所加强。但就像游戏中的组队和好友列表,有些名字在这次组队遇到之后,不知道何时才会重新亮起来。伤了不少人,让不少人感觉到这个治疗的水。

对不起。伤害到你们,对不起。

 

 

 

 

在2012年的年底,终于整理好自己的头脑和生活。

一份收入还过得去,虽然总加班,但环境还不错的工作;一个经历完风雨,正值上升期的家庭;一些身边的交心好友;一个重新组起的团队;一条被相见恨晚的摄政王所打开的新的目标和期待。

生活还是依旧那么忙忙碌碌,十分带劲儿。

我一如既往的人设还是那样继续在故事中进行:执着、强韧、乐观、天真、冲动。

不知道这样的人设能够持续到什么时候,不知道我这只鸟这样还能飞多久。

只望我心不死,大概就会有一个不错的未来。只望手法犀利,跑位风骚,能够奶起这群新的队友。

 

 

 

 

而本章的最后一句话,我是哭着写下来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