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千岁之森

千山覆尽故城雪,岁落何处如君前.

 
 
 

日志

 
 

light & dark. 记一个老友.  

2011-12-08 19:34:22|  分类: 窘呆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话题,“说说我当年的朋友”。

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人名,让我又惊讶,又不太奇怪。如果实在要说的话,当年的我们,一个是光,一个是影。

高中时代,我在班上一直处于一种跟大家都相处的不错但内心深处总还是冷冷淡淡的状态。当时非常反感连上个厕所都需要人陪着的妹子和小团体,所以从不介意独来独往。我也忘了什么时候这种状态就被打破了。似乎是高二,不知何时开始留意起当时的班长。

班长很爷们儿,和谁都能处的很好,平时总是大大咧咧的,做什么事情都很活跃。学习也很努力,对于我这种平时不太用功但总是走狗屎运的家伙来说,我这努力程度真心不到班长的30%,至今依然记得班长学习能学出肩周炎,手指能磨起泡,卷子叠的比我课本叠的还高,在我晚自习躺在天台上数星星的时候,哥们儿总在埋头苦干。总之,各方面比起我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边缘星球,班长就像小太阳一样照耀着小宇宙。

有些梗至今还记得。班上有几个脾气暴躁的男生隔阵子就要打架,我每次都是坐在自己位置上托着下巴看书玩手机天塌下来也跟我没半点关系,但班长同学吧,总是立刻冲上去,不顾自己那小身板儿和几个大老爷们差了多远,一定站在他们中间,拼老命地劝架说好话直到两边的火气都被压下去为止。有时候实在是为这家伙捏把汗,还真敢。

当时觉得:啊,好羡慕这样的人,啥时候能站在那家伙的身边呢?

努力的人一直在努力,走狗屎运的人一直在走狗屎运。

似乎是哪天的一个晚自习,教室里没什么人,和班长聊啊聊啊,聊了很多平时都不会开口的话题,于是两个人突然就近了起来。班长知道的事情很多,每天总有说不完的话,各种新鲜事情都跟我讲。我觉得很有意思,一直听,也一直都深信不疑。没法否认,一个长久以来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家伙,一下子碰到了一个生活阅历很“丰富”的人,即便知道了班长好好学习的背后总是去混酒吧甚至还有一大帮狐朋狗友,即便知道了班长的家人几乎不太管她,即便知道了一脸标兵样的班长其实也抽烟喝酒……我还是觉得班长很厉害,因为那是距离我很远很远的生活方式。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痛,我有我的,班长也有班长的。我告诉班长,我家里从小就管太严,连个叛逆期都没能有机会体现在表面上,压根就没什么机会和朋友出去玩,时间久了就成了如今的冰山模式,还带有了那么点愤世嫉俗。

奇怪的是,两个经历天壤之别的人,思维却总在一条线上。两个很独立的人从来都不互相拖累,但不知不觉地就总是腻在一起,各种各样的默契一开始让我们都很惊讶,后来也就逐渐习惯了这种默契。像是一面镜子,两个世界的人做着同样的事。

这时候感觉自己终于站在了班长的身边。总觉得有这样经历的人,要比自己成熟。

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的。

我们高三了。班长打了一排耳洞,染了一头酒红色的短发,身体开始变差,耳洞总发言,吃着抑郁症的药,副作用很大,有时候寝室离的那么远都能听到班长在楼梯口呕吐。而我开始变得很忙碌,忙社团,忙排剧,忙着准备进京赶考。

两个人聊天的时候,班长还是像以前那样,总告诉我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我依旧照单全收。虽然班长学习还是一如既往地努力努力再努力,我还是会翘掉晚自习去楼顶躺着数星星,但两个人的命运已经走向了不同的地方。临近高考的时候,我已经拿到了北师大和广院的专业合格证,半是紧张半是悠哉地把名次稳在了班级前五。班长过了很久,在发生了很多事之后,把红发又染回了黑发,和班上另外的几个同学开始熟络起来,一边吃药一边抽烟一边跟疲惫的身体和试卷死磕,名次倒是也不错。

此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是追逐的脚步已经收不住了。用高中物理的话说,就是我加速度有点大。

依然是很有默契的两个人,依然是一个努力学习一个走狗屎运,依然相互依靠又各自独立。但光影的位置,却逆转了。

最后,甚至连毕业照,都没站在一起。

在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虽然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深圳,但我那时候还觉得班长一定是我一辈子最好的朋友。但一年,两年,三年……直到前阵子整理新手机通讯录的时候见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才意识到,有快两年都没见过了。两个人一如既往地,都有着我们各自的世界,而中间的交集却已消失不见。期间偶尔的几次联系,也是潦草的几句问候,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班长当年跟我说的有些事情,在高中毕业半年后甚至一年后,我才发觉到中间夹杂的许多谎言。一开始很惊愕,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事情要骗我,骗我很好玩?因为我总是傻瓜一样完完全全的相信你?后来,我倒是也不生气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事,只不过当年白用了一些担忧而已。而现在,有时候打开班长的QQ空间看看里面的文章和当年的日记,我已经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真实的。

那是一个扑朔迷离的朋友。班长经常会写小说,有时候写小说太入戏,所以告诉我的那些事情,到底哪些是的小说里编的,哪些是真的发生过再被写进去的,我无法分辨。曾经的那些心情,不论是羡慕、同情、期待、怜悯、惺惺相惜甚至被怀疑是超越友谊的情绪,究竟孰真孰假,也再无法分辨。一切也都已经过去了。

不过,每当现在想起班长的时候,脑中却总还是那些抹不去的画面。

想起不约而同的喜欢穿白衬衫。想起两个人偶尔切磋一下学习问题,而每次烦了抬头看到班长还在埋头苦干,就劝自己再忍一会吧。想起每天下课后相视一眼的默契,下一秒便一起冲向食堂或者澡堂。想起两个人一起打排球太拼命把胳膊都打的青紫,互相比谁的肿的更高。想起两个人住校的晚上会去操场散步,有时候一路停不住嘴,有时候一路一言不发的只看星星。想起班长送我的手机绳,至今还放在手边的抽屉里。

想起两个人一起穿着一起去买的方格裤在舞台上唱的那首歌:

There is the warm heart places on my mind
In my earlist day's there and it's so sweet
There are many stars they have talk with me so kind
They say yes always time's friend of mine so shine

light  dark. 记一个老友. - 安西千岁 - 千岁之森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